王刚:一根银针谋求大医之道

日期:2016-10-20 10:33    来源:健康佛山

  从医9年,在患者眼中,“针灸神手”“一根准”已是响当当的“品牌”,但王刚却认为,这些“品牌”源于切身处地为患者着想。

  ——佛山健翔医院副主任医师 王刚

  寒去暑至,春夏养阳。“懂经”的老佛山人大抵知道,这个时候最好找中医打“三伏针”,把冬天里淤积在身体里的寒气污浊“扫一扫”。

  每当此时,佛山健翔医院副主任医师王刚的门诊室就像菜场一样热闹,有阿姨伯伯,也有白领和小朋友。找王刚看过病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他不仅医术好,而且不管对待谁都是面带微笑,没有一丝架子,让病人感到很温暖。从医9年,在患者眼中,“针灸神手”“一根准”已是响当当的“品牌”,但王刚却认为,这些“品牌”源于切身处地为患者着想。

  扶正祛邪靠“悟性”

  “伏天打伏针,顺应天时。”在诊室里,王刚正在给病人解释“三伏针”的理念。入伏后,人体阳气达到一年中顶峰,经络气血处于最畅通的状态,正是祛除邪气、吸纳正气最好的时候。“特别是对于那些久治不愈的顽固性病症患者,这时治病正好能借助天力。”王刚娓娓道来。

  针灸,看似简单,其实不同穴位、时节、体质的进针方式差不多可以写一本书。王刚说,扶正要用温补的手法下针,祛邪则要用清泄手法。人生而不同,穴位深度各异。针进皮肤后,医生通过手感来摸索穴位,或上下提插,或左右捻转,每一次的挪动不过几毫米,肉眼几乎难见。如何掌握“度”?王刚的解释是,就像烧菜,不能一克一克加调料,主要靠经验和悟性。但在记者看来, “经验与悟性”离不开勤奋二字。在王刚的诊室里挂着三幅针灸穴位卦图,据了解,他日夜细看这些穴位图,把人体的穴位都牢记于心。每次给病人扎针,这幅图就像是“附着在病人身上一样”,不用量度思索,一针到位。

  几根银毫+耐心 取得患者信任

  1999年他考上河南中医学院,2004年继续攻读广西中医学院硕士学位。2007年,他来到佛山,成为了一名针灸医生。“读书的时候,好几次亲眼看到,老师只用几根银毫就让病人转危为安。”练功的过程,让他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新生感。一开始,他和同学把棉球塞进布包做成棉包,把苹果放入水中试针,在棉包和水中苹果上重复几万遍进针的动作,训练手指的力量。经过多年的练习,“飞针”成为了王刚的绝活。

  从医9年,被王刚治愈的病人数以千计,他记得2008年接诊了以为被头晕困扰多年的伦先生,经过详细检查发现他患上的是颈源性眩晕,缘由是颈椎力改变导致眩晕。于是王刚结合针灸与服用中药同治,经过半个多月的治疗,伦先生多年头晕被治好了。后来,他又接诊了一位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近20年的患者,常年反复的看病、吃药和复发让她几乎得了焦虑症,偏执地觉得命运对她不公。每次看医生,她都非常不信任,每每医生向她提出治疗方案,她都会逆反地回应:“试过了,没用。”在找到王刚之前,她已经换了很多位医生。王刚深知,对于一位这样患有无法根治慢性病的病人,消除她的心理戒备,争取得到她的配合才是治病的根本。“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给她做了一个小时的心理疏导。”王刚说,就是这样每次对患者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患者放下了戒备之心,信任治疗方案,让病情得到了缓解。

  回想这9年中治疗患者的经历,王刚坦言,正是这一根直径不过0.2毫米的银针,让他们这一辈人有幸见证传统中医随着岁月沉淀而愈发迷人的光芒。

  古老东西不会都被抛弃

  只是,“传统”这个词在当下往往和另一种公众认知相伴:“过气”。“机器人手术”、“3D打印”新技术层出不穷,依靠穴位和手感进行的纯手工治疗是不是过气了?

  王刚却不这么认为,“古老的东西不会全都被时代抛弃,总有些技术是机器人永远无法替代的。”他说,针是有灵气的,拿针的人一定要守神。

  一个多处关节因风湿变形不能动弹的患者,他用针灸给他治疗了1个月,现在患者已经完全治愈。一位7急性腰扭伤的病人前一刻还僵直不能动,只扎扎针片刻,就神奇地康复了……说起这些,李刚自信满满。结合多年临床治疗经验,积累的病例,由龙翔宇院长主编、王刚组织《临床疼痛分期诊疗学》一书正准备出版。过去,针灸主要针对常见简单疾病,而现在越来越多疑难复杂疾病患者从中受益,目前能覆盖到的疾病种已经达到上百种。

  不过,坚守并非守旧。为了适应现代人疾病谱和体质的变化,古早医学正在不断自我调整改良:传统的粗针不断“瘦身”,从最初的2毫米减到0.18毫米;最早的针法针感强烈,病人会有明显的酸麻痛感受,现在经过手势、剂量改进,愈发轻柔。“过去治病比较粗放,重效果轻生存质量,现在更注重人的舒适度。”王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