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峰:以平凡之心传承中医之道

日期:2016-10-26 10:37    来源:健康佛山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医生,传承中医医道,只要病人需要我,我会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

  ——佛山市中医院骨伤科中心副主任 骨六科(创伤骨科)主任 吴峰

  吴峰教授诚恳而带点幽默的对记者说:“故事?我的生活里真的没什么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骨科中医医生,在医院里治病和进修科研就是我的全部了。”

  说完他手脚麻利地翻看一下病人资料,扫了一下时间,示意中断一下采访,走到护士站询问某个病人的住院情况。

  吴峰是佛山市中医院骨伤科中心副主任、骨六科(创伤骨科)主任,1991年从广州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吴峰被分配到骨科,从此他全身心地在临床第一线服务患者。骨六科以诊治四肢骨干及关节创伤为主要临床任务和研究方向,用微创治疗、交锁髓内钉治疗长骨干骨折、钢板螺丝钉内固定治疗关节周围骨折、内固定治疗跟骨骨折、外固定支架治疗骨折、手术治疗不连骨缺损骨畸形、中医传统正骨疗法等治疗方法为患者接驳折骨。所以他每天面对的患者大多是四肢骨折患者。

  他是传承传统中医正骨术的学者

  吴峰对中医骨科的热爱源于中学时期校友兼中医名家岑泽波的一场演讲,校友的行医经历以及中医学的神秘感深深吸引了他,于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

  在大学毕业时,吴峰刻苦学习和大胆实践的精神,赢得了佛山市中医院伸出的橄榄枝,并成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指导老师钟广玲教授的入室弟子。跟师期间,他刻苦钻研,虚心求教,苦练基本功,经过拜师学习和多年临床实践的磨炼,逐渐形成了源于中医、衷中参西的医学思维,并善于运用辨证思维,博采众长,融会贯通,治疗各种骨折、骨病及其并发症,疗效显著。他既可秉承中医正骨传统,充分发挥传统“正骨十四法”加小夹板固定的中医优势,还可运用最新的技术治疗各种难治性骨折,其中支架外固定引导下的骨搬运肢体延长、肢体矫形等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曾经有一名股骨开放骨折术后感染的病人,在广州某大医院抗感染治疗1个月仍发热不退。”吴峰回忆,了解病情后,他决定对患者停止使用抗生素,而是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运用中药辨证施治,再结合西医手术治疗,患者伤口最终愈合出院。

  他是手术室里的战斗士

  “吴医生是一名敢于为高危病人做手术的好医生。”同事包医生称赞,作为创伤骨科大夫,每天都要与血液接触,是医院职业暴露的高危人群。

  由于骨科手术的特殊性,手术过程很容易被病人的骨刺、骨叉、骨头尖所刺伤外,另外由于骨科手术器械较多,如克氏针、牵引针、剥离子、电钻、骨凿、锤、复位钳等,操作时所需力气较大,稍不小心就很容易发生职业暴露。科室曾经收治一名开放性骨折合并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患者,大家都对手术心存恐惧,吴峰很理解大家的顾虑,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个手术有难度,我来做吧!”据科室医生回忆,这是一台高风险的手术——必须全副武装,套防渗透手术衣、戴眼罩、穿鞋套,还要用双层手套,每一个操作细节都面临着感染风险,每一个动作都像在刀尖上“跳舞”,手术医生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了。一个多小时后,手术成功,吴峰走下手术台那一瞬间也随即松了一口气。

   当记者问吴峰给艾滋病人做手术怕不怕时,他笑着说:“怕!谁不怕死啊!但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你就要义无反顾,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就好像军人就要随时做好上战场准备一样。”

   “住院患者病情反复,值班医生经常三更半夜打电话向吴医生汇报情况。”包医生向记者透漏,每次深夜打电话给吴医生,都不觉得他是刚从睡梦中被唤醒,而更像是一名随时待命的战士。

  他是科室里的好导师

  吴峰带着记者来到科室办公室,看到同事后,他幽默地说了一句:“来来来,你们要接受采访咯,好好说话哈。”说完就和大家笑成一片。“工作上他非常严谨,不容有丝毫错误。只要病人找到他,不论是在门诊还是住院部,他都不会拒绝,每天都会帮最后一个病人看完诊才下班。”钟护士钦佩地表示,生活上,吴峰和同事们总是打成一片,没有丝毫架子,还经常组织大家聚会。

  在科室办公室,刚好遇到在骨科门诊实习医生周医生,他是吴峰的学生,正在查看门诊患者资料。在周医生眼里,吴峰是一位对病人负责的好医生,是一名好榜样。“吴主任带着我出门诊时,他事必躬亲,即使是给患者换药后会亲自包扎打结。他不单单传授医学知识,还教导我们如何做好医患沟通,学习怎样和不同性格不同年龄段的患者打交道。”周医生表示,骨科对医生的要求很高,要通过不断练习操作才能领会到其中要点,因为患者发生四肢骨折的情况经常要用夹板固定,如果骨折固定不好,这将会影响到患者的康复。学夹夹板是学习传统中医正骨法首先要掌握的。周医生告诉记者,吴峰带他实习的期间,对于正骨手法相当严格,要求掌握现阶段必须掌握的知识,还不时提前布置作业,让学生做好准备。

  而吴峰则表示,他也知道自己在医学上对学生要求十分严谨,甚至可以说是“苛刻”,但他强调,每一个医生出来面对的都是生命,所以要求再“苛刻”也不为过。“毕竟我也做了20几年医生,也想用这一点点经验去告诉学生们,让他们少走弯路。”吴峰说道。

  采访结束后,吴峰再次强调自己既无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无耀眼的光辉业绩,只是以一颗平常心一步一个脚印地在行医路上,以仁爱济世的理念履行本职,以一双妙手守护病人的生命。或者正是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务实,这份对医学技术的不懈追求,以及社会各方与同行们给出的赞誉,吴峰以实实在在的疗效和口碑,整体诠释了“好医生”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