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疗 重建“哨卡”狙击肿瘤 把肺癌变成慢性病

日期:2017-11-29 10:22    来源:广州日报

  11月是“全球肺癌关注月”。对于肺癌,我们有很多疑问——比如,吸烟、炒菜油烟与肺癌有多大关系?肺癌早期症状有哪些?

  确诊肺癌中晚期,等于毫无治疗希望吗?新兴的免疫治疗,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患者?

  日前,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大内科主任、中山大学肺癌研究所副主任、肺癌内科首席专家张力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详细解答了一系列有关肺癌防治的最新问题。

  新旧两种免疫治疗

  别搞混了

  众所周知,最近这几年中国肺癌的发病率日益走高,而关于肺癌的治疗新手段的报道也是层出不穷。前两年人们比较关注的是靶向治疗,但是它面临的问题是,这种疗法基本只对有驱动基因、有靶点的患者起效。“但在临床实践中,很遗憾的是大约70%的肺癌患者没有驱动基因或者靶点,这部分患者仍然需要通过标准治疗,包括手术、放疗或化疗来进行治疗。”

  不过,最近两年,解决这个问题又多了一个新的选择——免疫治疗。免疫治疗可谓当下的“热词”,它到底是什么,又能为肺癌患者带来怎样的获益,很多人对此充满了好奇。

  张力教授解释说,免疫治疗其实是很古老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调动人体内部的免疫功能,或者是给予外源性的免疫治疗药物来治疗肿瘤,实际还是通过机体自我保护机制来治疗肿瘤。”

  对于曾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的魏则西事件,张力教授指出:“那种治疗其实是比较陈旧的免疫治疗,就是在患者身上提取一些淋巴细胞(我们知道抗肿瘤是靠T淋巴细胞),拿出来培养扩增,然后再回输给患者,由于疗效没有被证实已经被淘汰了。这种属于被动的免疫治疗,它是非特异性地提高免疫功能。而T细胞治疗的2.0版CAR-T疗法,目前在国外只获批用于白血病的治疗,在肺癌和其他实体瘤领域的疗效尚未得到证实。”

  免疫治疗新方向:

  唤醒免疫系统 狙击癌细胞

  而最近这几年广受关注和被医学界所公认的新的免疫治疗,医学界将其称为I-O,即“免疫肿瘤治疗”,主要指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即PD-1抑制剂、PD-L1抑制剂)。

  这又该如何理解呢?

  张力教授介绍说,人体的免疫系统具有识别细胞“好坏”,分清“敌我”的能力。若免疫系统识别该细胞为“自己人”,则免疫系统通常不被激活,就不会对该细胞进行攻击。相反,如果体内存在异常生长的细胞、细菌、其他物质等,体内的免疫系统就会识别并进行攻击。而肿瘤作为一种异常生长细胞本应被免疫系统消灭,但肿瘤细胞非常“狡猾”,它表面会表达一种抗原PD-L1,而免疫系统的T细胞表面会表达PD-1,若二者相结合,T细胞就会失去识别肿瘤细胞的能力,把肿瘤细胞当作“自己人”, 不会对肿瘤细胞发起攻击,这样肿瘤细胞通过对人体免疫系统的抑制,实现了“免疫逃逸”。

  在发现肿瘤细胞这个“障眼法”后,如果使用一种抗体来封闭这个免疫检查点,就像放开了汽车的刹车,打破肿瘤对免疫系统的抑制,这样肿瘤就会现出原形,人体的免疫系统会被重新“唤醒”,正确地将肿瘤识别出来,然后将其歼灭,这就是所谓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预计明年上市

  有望把肺癌变成慢性病

  据了解,这种新方法属于主动免疫治疗,是这几年肺癌治疗领域比较成功的疗法。目前已经在国外被批准用于一部分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还有一部分患者的二线治疗。

  “疗效肯定毫无疑问。尤其是对于没有靶点、没有驱动基因的肺癌患者,免疫治疗的疗效会更明显。有一部分患者,特别是高表达PD-L1的群体,很有可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甚至不再需要常规化疗了。”张力教授说。

  据介绍,目前在中国开展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临床研究,各个瘤种加起来大概有超过100项,“我们预计,这类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可能最快到明年在中国就会上市,惠及肿瘤患者。”

  张力教授告诉记者,过去,全世界晚期肺癌患者五年生存率小于5%,去年最新数据可以看到,这些接受免疫治疗的晚期肺癌患者五年生存率估算达到16%,“差不多翻了三倍,这让我们逐渐看到了将晚期肺癌变成慢性病,让患者带瘤生存的希望。”

  免疫治疗还不能取代传统治疗手段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何种免疫治疗,目前都只适用于晚期肺癌患者。“至于能不能用在早期患者身上,例如手术做完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用?这些临床研究目前都还在进行中,不远的未来相信就会有结果。”张力教授介绍说。

  那是不是适合免疫治疗的患者就不需要化疗了呢?

  张力教授并不这样认为。“如果说免疫治疗已经可以取代包括手术、放化疗在内的传统治疗手段,那还为时过早。”张力教授强调。

  以化疗为例,有些患者单用免疫治疗效果就比较好,有些患者则免疫治疗联合化疗有不错的疗效,组合的方法可能会让更多的患者获益。如果免疫治疗没有效的患者,或者耐药的患者(免疫治疗也会存在耐药机制),可能化疗还会作为治疗选择。所以,目前我们还不能说可以彻底摆脱化疗,只是说多了一个支柱,并不是替代的关系。

  还有对于早期肺癌患者来说,手术毫无疑问还是标准的治疗手段。“至于手术后是不是可以用免疫治疗,这也是目前我们医院正在开展的研究,做完手术后,如果你的肿瘤是高表达PD-L1,是否可以给你使用这个药物,现在我们还在做研究。”张力教授透露,这种研究通常需要5~10年,因为这些早期肺癌患者本身生存的时间长,因此要看出两种治疗方法有何差别,时间就需要更长一些。(资讯)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余梓桐

  本文部分数据由BMS提供

  专家介绍:张力教授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内科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现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大内科主任、中山大学肺癌研究所副主任,肺癌内科首席专家。长期从事肿瘤内科治疗(化学治疗、靶向治疗)的临床工作及抗癌药物研究。近年来承担和参与了多项国家级科技攻关项目(包括九五、十一五、1035计划项目、863项目、973项目、新药创制国家重大专项)。发表SCI论文130余篇,包括国际顶级专业杂志The Lancet,Lancet Oncology,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等。